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

画家石虎

艺术人生 苏轩 评论

画家石虎

  石虎1942年出生于河北太行山下的一个偏僻乡村,1958年进入北京美术学校,1960年入浙江美术学院,毕业以后,他开始了一连串“体验生活”的艰苦历程。在这期间,他还当了6年的士兵。 这位被美国人称为“画家中的画家”、“中国的毕加索”的大画家,在1978年曾被安排远赴非洲13国写生访问,之后他的旅游画作结集成书,开始为人所注意,迟至1982年,画家才在南京博物院举行第一次个展,成为轰动一时的盛事,从那时起,他无形中已领导画坛,不断有新的画风出现,其情况和壮年的毕加索几乎没有两样,也是凡有所作,一定引起其他画家的跟风和模仿。

  2000年12月28日,中国画坛现代派巨匠石虎,在深圳画院举办他自移居海外十多年后的第一个国内大展,这也是石虎首次油画、水墨及重彩作品的一个全面展示。可以预见,在新旧世纪之交,在中国画坛,这不仅将是一次重要的艺术展览,而且,对深圳而言,也将是一个文化的盛典。

  在当今的中国画坛,石虎无疑是一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存在,他的对于中国画艺术的创造性贡献及其作品在国内外市场屡屡创出的轰动性效应,是20世纪90年代的画坛奇迹,同时也足以为21世纪的中国画坛展示出一种全新的格局。


简笔留的精神在

  平面绘画领域,寓居海外目前被视为最有影响力的三个人是丁绍光、陈逸飞和石虎。且看石虎作品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上创下的天价:《坤梦图》250万元人民币;《乐年图》200万港币;《双马图》214万港币;《玄腾图》800万港币……从介入市场,从生存方式以及获取这种方式的运作过程,丁绍光和陈逸飞无疑都是最为成功的。但也无可讳言,陈逸飞的画面是与当代人生存现状无关的绘画悬挂品,在风格上挪用一些欧洲古典主义的光影方式,在叙述方式上是让西方人痴迷和津津乐道的东方女人的风情。丁绍光完全是把工艺化的产品推广成为让西方人追忆游览少数民族风情的纪念品。他们二人作品最大的缺陷是没有生存的当即语境,不论是在平面绘画的技术层面还是审美层面。


民工图

  但石虎却不同。他的创作抛开了既定绘画程式所构筑的隔离生命直接体验的栅栏,重新找回那属于艺术原创的生命原点,在革新中国传统水墨画的历程中做出了卓越贡献。


刈麦图

  石虎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中国画百年之争在传统,在笔墨。虎丹青数十载,志于创新而珍重传统,从未大言反叛。创造家不能发现和给予,其反叛乃无能之欺世;创造家能够给予和发现传统,反叛则无从谈起。中国文化的希望仅仅在于回归,正如夫子所言之唯此为大。中国艺术历经变革,其光明在于不废龙人文化之磐石,即系于汉字神性的天人之道,画理在书,书理在字。道字而书,道书而画……这是石虎的艺术理念,也是其实践并得以成就的基石。故而,从本质意义上说,石虎是一位最东方化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在视觉构成上以线和色彩为核心,不论线还是色彩,都与西方艺术造型中的线与色彩在物象还原的性质上有着截然不同的特征:即是生命直觉和生命能量释放中的主观化的时间韵律的空间凝聚。在视觉图像的创造中,他把个人化和本土化放置在当代视觉文化语境中,去实验东方艺术当代性的审美转化的可能性和现实性。石虎在中国画中表达了无所不在、无往不至的中国人的思维和梦想。他试图在三个方面为中国画的新世纪提供一种富有诗情的构想:表达现代绘画和中国古典精神共同的内核;描绘人的近乎天使般的感觉——“神觉”;把画画得和文字一样博大和辽阔。


牵牛图

  石虎成功了。在90年代初开启了“神觉”后,用只有心才能控制住的笔、墨、彩和线条、块面,把仅属于他的画画得如火如荼,如痴如醉,如凄如惶。石虎是画人物的画家。可他居然像画山水一样把画画得如此辽阔,如此磅礴,意象的纷繁,景观的深邃,色彩的凝重鲜亮,雄劲激昂又安宁温情,真正达到了无法大法的境地。石虎的画可以大到数十平方米,而画的每一个局部却是那么精微,那么具有绘画性。

  为了给中国画寻找一个无所不在,无往不至的大于思维的形象,石虎发现了“字思维”,发现了画与文字的相通之处,即中国字一开始就是画,而中国画完全可以容纳进天地日月、沧海桑田。《芦月·蔽水芦花戴月光》、《细典·对月切勿上马迟》、《相拥·向画冷暖索温柔》……都是石虎画作的题名。石虎用画表达了他心中的文字和境界,文字的宽大和从容。

  中国文字总是能轻易地写出一个个宇宙,石虎想让他的画也写出一个宇宙。

  石虎把古今中外所有的意象都随心所欲地放进他的画里,因为他在研析了一些西方大师的作品后,发现“毕加索几乎全部作品都是按中国画的程式和步骤画出来的。波洛克更不用说,德库宁简直就是中国式的大写意。”由此,石虎在其画中,自然而然地拿来了毕加索。他的重彩画出乎人们意料地用了减法,他认为色彩剥落的感觉拥有时间,用减法可以减出沧海桑田。石虎说中国画和中国字一样,与生俱来的就是用形象表达思维。由此,他成功地打开画面,展开了中国画无所不在、无往不至的那些美。

  抛开边框的石虎的画,是一种真正的大画,而真正的大画,自然也应是中国画未来的面容。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