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

中国书画名家潘绍学艺术人生访谈录

艺术人生 网络 评论

  潘绍学先生是笔者接触过为数不多的少数民族书法家。在他的书作里,从笔墨章法到结构布局,展现出的皆是正统书学一脉相承的气韵。细品其作,又能感受到细谨,平和,潇逸的气宇风神,从书到人,有一派谦谦文人的儒气与淡远,亦有一种泼墨挥洒的豪迈气概。

  潘绍学先生是笔者接触过为数不多的少数民族书法家。在他的书作里,从笔墨章法到结构布局,展现出的皆是正统书学一脉相承的气韵。细品其作,又能感受到细谨,平和,潇逸的气宇风神,从书到人,有一派谦谦文人的儒气与淡远,亦有一种泼墨挥洒的豪迈气概。

  潘绍学先生1954年7月生于云南省禄劝县,壮族,研究生。他的父亲曾上过私塾,是当地优秀的文化人,故受父辈影响,幼年时期的潘绍学便有了学习书法的机会。在彼时,习书是一种常态化的学业内容,但父亲非常重视,常对年幼的潘先生说,写字是一个人精神气质的体现,要把字写好了,一手好字就是一幅好脸面。受“字如其人”思想的教诲,幼年潘绍学从上学伊始就立志“做好人、写好字”,在严师指导下,他坚持用毛笔完成了在学期间的全部作业,并承担学校黑板报、墙报的书写任务。包括在之后从军、从政的日子里,他依然从事着文书类的工作,更在闲暇时间临摹古碑名帖,这成为他全部业余生活的主要内容,从而为学习书法,以及将来在书艺之路的展跃奠定了坚实基础。

  心沉笔实灵逸书墨

  潘绍学先生记得,自己临习的第一种字体便是“颜体”书法。一本“颜体”字帖,一临池,就是心无旁骛的十年之久。潘绍学从军期间,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并在参战过程中任指导员的职务。巧合的是,先贤颜真卿正是一位文武不挡的文豪大家,以刀剑平天地,提笔墨写精神,故其书法意蕴中,便有豪迈从容,稳厚沉远的气宇,兼而筋力透骨,率直干净之笔力。观之似戎马一生的大将在讲述着自己的生平。对于颜书的喜爱之情,潘绍学至今提起,仍然溢于言表。

  “颜体书法的用笔,我觉得非常厚实,笔道也非常规范,当时很喜欢临。能在这个临帖的过程中感觉到这本字帖里蕴含的那种厚重,和踏实的感觉,让人感到非常平和,愉悦。”

  或许,正是这份平和与愉悦,才是真正让潘绍学书艺臻进的泉源和内在支撑。诸葛亮在《诫子书》中云:“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对于习书人而言, 明白书法之习的意义,比学习书法本身更为重要。书法学习,内为修身之道,外为冶技之习。其中,以修身为质,冶技为用,书法之技中渗透着一个书者内蕴精神之风骨,若技法娴熟,便能更为精雅地体现内质,若学养深沉,便可使技法之精湛彰显出更加深邃,厚远,宽博的情思与胸怀。潘先生从平和心悦中所生发出此种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之精神,实是对于其修身之道的证悟,这也是诸多书家难以企及的理性,中正心智。故而在临习颜体的深厚基础上,他便以博采众长,包容兼和的心性对自己的书艺做出融糅。

  “有了颜体的基础,我就开始尝试临习其他书家的作品,对楷书四大家我都进行过学习。后来又临‘二王’的作品,还有也临《张猛龙碑》。把这几家的特点和优点,根据自身又融合了一下,最终要追去的,就是形成自己的特色。”

  在诸体中,潘绍学喜行草书风,他将笔墨技法和自心追求都熔冶到这一体式中。他认为,行草的灵活,能够很好地表怀抒情,在恣意纵横间表达着书家或疏放纵逸, 或清幽淡远的情怀。观其笔法,每一次点画起落,皆尽力使力度和势向因触纸点而不同,使笔尖锋颖得以藏露无迹,兼以发挥手指灵活,以捻、撮、揉、倒等细微的指腕动作不断变换瞬间的笔势笔姿,中锋与偏锋兼用,正以取势,侧以取妍。这使他笔下的点画呈现出来的笔墨形态各异,意趣盎然。取碑之拙厚与沉实于帖之流畅、灵活、洒脱中。下笔无碍、使转纵横、快意淋漓,将颜书与碑的凝重与诸家帖学之灵动统一谐顺,无生硬、浊涩、板滞之不足;其墨韵之用,在融润中间杂生拙、枯涩,偶出以破锋,又是临机而变之无拘束之洒逸随写,故写出来的字显得不衫不履;观其结字,奇峭欹侧、稚拙率意、险夷相间、斜正相拄。体势跌宕多变, 大小、短长、宽窄、奇正皆因字立形、随体赋势,不刻意求工却工拙随宜、意趣天成,表现出一种大朴不雕、斑驳陆离之美;感其书韵,以意驭笔,但求意足,不求形满,书法不事雕琢,全凭情性一任写来,显得平和、散淡、自然。其笔下所流露之真性真情,作书时全凭一种意兴挥写。天风海涛、疾风劲草、老树新枝、云去雁留,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想象中,这使他的作品充满了意兴遐思,笔墨到处,游笔可以兴波,纸短亦能味长。尽情挥洒一种真趣,淡泊、从容的人格力量。

  篆印精神至归之誉

  自古以来,书法和篆刻是两门密不可分的艺术形式。在古代书家中,会书之人大多能做篆刻之功。潘绍学在书艺精湛后,便效此古学精神,从1992年起,潘先生开始学习篆刻,在无人指点的情况下,凭借卓越的天赋灵性,在自学之路上取得小小成就。后又走访名师高有,使自身的篆刻技艺愈发臻善。九十年代初,潘绍学拜于刘炳森先生门下学习隶书;与浙江省书协和西泠印社篆刻名家交流学习篆刻艺术。广泛与省内外、国内外书家交流书道。多次组织在大学和中等专业院校举办书法、刻字培训,在刻字艺术方面,是云南省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为云南书法艺术的普及和提高尽心尽力。

  “我认为,学习篆刻是学习书法的本源,我们的汉字是从刻在龟背上的甲骨文开始的,后来有了竹简,纸张之后才用笔写。书法和刀法是有相通之处的,比如说都有非常坚挺的效果,从用笔上来讲,就是要有力透纸背的功底。体会二者,就是相辅相成的。”

  篆刻之艺,是书法、章法、刀法三者完美的结合,三者可谓相辅相依。观潘先生篆印艺术,线条平直,圆劲、古朴;结字疏朗,将书法的笔意融入刀法之中,可以天马行空,任意挥洒,印面安排雅拙中透显出生动意趣。一方印中,即有豪壮飘逸的书法笔意,又有优美悦目的绘画构图,并且更兼得刀法生动的雕刻神韵。整体风格工稳雅致,线条细劲,篆法活脱自然,极富生意,整体观之既有壮士耿介之气象,又不失文人的书卷气。正有“方寸之间,气象万千”之宽广神韵。经过四十多年的辛勤耕耘,潘绍学在书法和篆刻方面获得了丰硕的成果。

  若说篆刻是潘绍学对古朴沉远艺术的追溯,那么,其现代刻字艺术也同样有着是当仁不让之时代精神。与篆刻不同,刻字作品是对刻写材料本身的展示。潘绍学刻字作品,追求立体构成的板刻韵味,在具有不可重复性的同时,更充满了多元化特点的丰富姿彩。对诗、书、篆刻,刻字的多年修习和积累,让潘先生在书坛小有成就。潘绍学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云南省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兼刻字委员会副主任,云南省美术书法研究院研究员,昆明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昆明书画院特聘书法家。

  潘绍学刻字作品入选1993年3月“全国首届刻字作品展览”、参加中新、中韩书法交流展;书法作品参加1996年12月“第一次中日书画精英赛”获三等奖;1997年11月入选“全国第三届刻字艺术展”和“日本东京第二次国际刻字艺术展”;2000年5月自咏诗书法作品入选“第十一届中日友好自咏诗书交流展”;2001年3月获兰亭杯“全国党政军领导干部书法邀请展”优秀奖;2003年8月书法作品入选首届中国敦煌国际书法艺术节“敦煌杯”全国书法大赛展和《全国书画小品展》;2003年3月获首届昆明市优秀文艺作品创作“茶花奖”三等奖。2000年7月入编《中国二十世纪名人刻字大观》。篆刻作品入选2006年8月西泠印社第六届篆刻艺术评展。编辑出版《云南省第二届(铺路爪杯)现代刻字艺术作品集》。从事书法教学研究二十余年,独创毛笔、硬笔书法一体化教学法。著有《潘绍学书法》《毛笔、硬笔书法一体化学习法》。

  值得一提的是,在《潘绍学书法》一书中,内里所有诗、联内容均是他自己所作,未按唐诗宋词之窠,只作自我感怀之情。对韵角规律的熟练驾驭承托起敏捷才思之创新与发挥,不仅让诗、联读之谐顺,畅达,更于中得以感佩作者的深远情怀。

  如今,年逾花甲的潘绍学先生仍在书艺追求之路上孜孜不倦地研索,同时,也在为培养年轻书者的工作尽心竭力。他时常告诫年轻人,在学习书法时,先要踏实学习一种书体,待基础牢靠后,多去尝试临习其他书家经典,相互借鉴和参考。对于学书,要“先放再收”,也就是说,先要向古辈先贤和后辈优秀书家学习优长,再以自身学养将所习化繁为简,最终形成自我逸格。这是他性灵中的天赋之予对书习之悟道,更是其通过后天不懈努力而达的书艺境界。书法家潘绍学先生正在以其虔敬之心漫道于书法之途,相信,以其执着和不懈之精神,更能在书研追求上“桃李门墙花似锦,逸笔抒心致远程”!

喜欢 (2)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