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黑帮

欢迎来到浴血黑帮 网站地图 sitemap
浴血黑帮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ux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琉璃
浴血黑帮琉璃
2021/03/30 来源:浴血黑帮
    你曾经把这座山扛在肩上,然而,在危险降临的时候,你的身后却空无一人。

    陈晖专门让人来问她的态度,无疑让李悠然产生了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如果陈晖有心保护李悠然的话,绝对毫不犹豫的派人去对付吴泉,而不是选择这样做。

    李悠然从来没有要求过别人来对自己忠诚,但是,掌门议事厅那边的态度,还是让她感觉到无比的寒心。

    陈晖等人的表现,确实是有些太不像男人了,完全没有半点的责任与担当。

    李雪真差点没被气炸了肺:“这个陈晖,怎么可以这么混蛋?吴泉都已经打上门来了,他却还要这么说,这和举手投降有什么区别!真是简直了!狼心狗肺的混蛋!”

    的确,李雪真是有着愤怒的理由的,况且,那个吴泉毫无人性,如果师父落在她的手里面,后果完全可以想象的出来!

    “这……”那名传话的弟子觉得难堪无比,他的心里面并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哪里想的到这么多,于是纠结地说道:“掌门师兄让我来问一下师叔祖的意思,我当时不知道他是有着这样的想法,如果知道的话,我肯定就不来了,对了……”

    说到这里,他欲言又止,似乎觉得自己说多了,不太敢讲下去了。

    李雪真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肩膀:“你有什么话不妨直接说出来,完全没有必要遮遮掩掩,都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关头了!议事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你都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们!”

    有强敌打上门来,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你在面对强敌的时候,还要提防那些所谓的“自己人”从背后捅你一刀。

    这种腹背受敌的感觉,真的让人无比心寒。

    李悠然对钟阳山极有感情,这里的每一棵青松,都承载着她许多的念想。

    然而,那些管理钟阳山的人,也许在用自己那些不可告人的小算盘,把李悠然对这座山的感情一点点的消磨殆尽。

    “这……我真的要说吗?”这个弟子有些惶恐,他生怕两头不讨好。

    但是,从心底最本真的情感上来讲,他还是愿意站在悠然仙子这一边,这个弟子并不想当个忘恩负义之徒。

    李雪真催促道:“你还是快点说吧,从钟阳山的山门,走到峰顶,也许断头吴泉花不了太长的时间!”

    “蒋松东副掌门之前在议事厅里重伤了吴俊师兄,因为吴师兄骂他们没种……”这弟子咬了咬牙,终于还是把在掌门议事厅里所发生的一切全部都讲了出来!

    李悠然看着峰顶的乌云,默不作声,眼中的光芒渐渐变冷。

    而李雪真则是要彻底气崩溃了,骂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因为吴俊替师父骂了他们,就遭到了如此下场?这个蒋松东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李雪真说到这里,不禁想到自己之前去议事厅里示警的时候,蒋松东那阴阳怪气的态度,更是气的不行,跺了跺脚,这丫头恼火地说道:“师父,我们当初真是瞎了眼了,竟然让这个家伙当上了副掌门!”

    李悠然还是没有讲话。

    只是,她美眸之中的雾气开始渐渐凝结了。

    “不仅这个蒋松东不是个好东西,陈晖和他也是一丘之貉!师父以前把陈晖从泥潭里面捞了出来,而现在呢?这位陈大掌门反而恩将仇报!这是出卖啊!”李雪真继续愤怒地说道:“这个蒋松东,压根就是陈晖的代言人和出声筒!陈晖不方便说的话,全让蒋松东讲出来了!这可真是我钟阳山之耻!”

    陈晖确实是目光短浅的,他只是看到了李悠然的名声压住了他这个掌门,但是他却没看到,李悠然和苏锐是如此的相交莫逆,而后者又是这般如日中天!

    凡事不能只看眼前利益,而陈晖便是如此,这样的人,在江湖世界上注定走不了多远。

    也许,今天就是他权力之路的终结。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走吧,我们去会会吴泉。”李悠然淡淡说道:“不管怎么样,至少现在,我还是钟阳山的人,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歹人在这片青山之中胡作非为。”

    我还是钟阳山的人!

    李悠然的这句话其实有半句是隐藏起来的,那就是我现在还是钟阳山的人,但是,过了今天之后还是不是,那可就不好说了!

    在江湖上,人们提到钟阳山,必定会想到悠然仙子,反之也是一样,这两者几乎是一体的,然而,现在,悠然仙子竟然主动说出了这样的话来,足可见她究竟是多么的寒心!

    李雪真也紧跟着点了点头:“是的,师父,这么让人寒心的地方,咱们不呆也罢,一脚踹了他们!咱们收拾了吴泉,然后再把议事厅给拆了!”

    这丫头说话行事倒是越来越有苏锐的风格了。

    有仇当场就要报,绝对不能拖延!

    “雪真,去取你的剑,然后随我来。”李悠然说道。

    她也把自己的长剑取出,背在了背上,整个人所透出的气息也开始变得凌厉了起来。

    修习了《峨眉密卷》之后,如今的李悠然究竟拥有怎样的实力,没有人知道!

    但是,在感到寒心的时候,悠然仙子的身上已经散发出了丝丝缕缕的剑意了!

    没错,就是剑意!

    这种东西玄之又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似乎却有如实质,好像把周遭的空气都给变得锋利了起来!

    这种剑意,再配合上李悠然那绝美如仙的容貌,这大概就是天地之间最美女剑客的样子了。

    “吴泉,我来会会你。”李悠然说了一句,大步而行。

    她的目光飘向山下,虽然相隔还有很远,但是锐利的目光似乎已经穿透了丛丛山林,射到了吴泉的身上了。

    吴泉并没有感受到这种目光,他抬起头来,看了看那漫长的石阶,嘲讽的笑了笑:“李悠然,我来了,你这个高高在上的仙子,我今天一定要让你沦落红尘,哈哈哈。”

    似乎是想到了某些猥琐的场面,吴泉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随后开始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笑声透着张狂,也透着残忍,让周围的钟阳山弟子们都感觉到了毛骨悚然!

    …………

    笑声传到了后方。

    “看来,吴泉已经又饥又渴,寂寞难耐了,悠然仙子今天铁定要遭殃

    了,可惜啊可惜。”一个身穿黑衣的微胖男人说道,他的声音之中透出了淡淡的嘲讽意味。

    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负箭女子的身边,两人并肩而上。

    由于钟阳山上上下下的注意力都被吴泉所吸引了,所以竟是暂时没有别人发现这二人的存在。

    所谓的防御,已经形同虚设了。

    如果陈晖能够认真听取李雪真的建议,那么这次事情的走向断然不会急转直下。可惜现在,已经说什么都晚了。

    间隙已生,裂痕只会越来越大,终究无法修补的。

    “吴泉,呵呵,人渣而已。”这负箭女子冷笑。

    “咱们这几个人,那么多年不见,好像大家都没怎么变,吴泉还是那个德行,这么残暴。”这个男人说着,瞥向了身边的女人,目光在她的窈窕身段上来回扫了一遍,嘴角带笑:“而你呢,血仙子,你还是如此撩人,身上的风情一点儿也不减当年,所以,美人不老啊。”

    血仙子?

    这竟然是曾经人人谈之色变的血仙子!

    断头吴泉以残暴著称,而这个血仙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一直用箭,但是身上还挂着一把弯刀。

    血仙子从小生活在草原,那把弯刀据说是传家之宝,但是,在战斗的时候,她很喜欢用这把刀把敌人给开膛破肚了,往往弄得现场血腥无比,再加上这女人的面容极美,身段儿极好,所以众人便给了她一个“血仙子”的名号,至于其真正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倒是已经被绝大多数人给遗忘了。

    曾经,这血仙子也是江湖中的风云人物,但是在十几年前,她屠了一个小门派,连襁褓中的婴儿都没有放过,手段血腥狠辣到了极点。

    自那以后,这个女人便被江湖几大门派联合列为必须绞杀的对象了,人人得而诛之!

    毕竟,江湖世界也是有着自己的规矩的,你打破了这个世界的底线,那么就要承受破坏底线所付出的代价!没得商量!

    甚至,由于那次的事情太过于血腥,现代社会也介入了进来,血仙子更是成了榜上有名的通缉犯!

    这一次,为了灭杀李悠然,那个幕后大佬竟然连血仙子都动用了!

    怪不得,这个女人之前在自言自语的时候,还说了一句:“从前的江湖世界,也有一个仙子。”

    敢情说的就是她自己!

    这血仙子冷笑了两声:“朱启亮,没想到你这个养猪专业户也来凑这个热闹了,多年不见,你的嘴巴倒是和以前一样,跟抹了猪油一样油腻。”

    这个男人看起来也有五十多岁了,和血仙子的装扮不同的是,他的衣服虽然也是黑色的,但却是一件立领休闲装,双手的手腕上还戴着好几串各式各样的手串,手指上还有两个大金戒指,一看就像是个卖假古董的伪土豪。

    “不,我可没你说的那么恶心,虽然这些年的养猪生意越来越大,但是这并不代表我自己就油腻。”这个名叫朱启亮的男人说道:“能够重新见到血仙子,我觉得,自己又年轻了好几岁呢,也可以做一些年轻人可以做的事情。”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又在血仙子的窈窕身材上来回扫了一扫,忍不住地评价道:“你这样的女人,才最有味道,那丰富的滋味儿,可比那些小姑娘好多了。”

    然而,这个朱启亮的话音尚未落下,一把弯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若是再敢这样说,信不信我杀了你?”血仙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她出刀的速度极快,刀身从刀鞘中脱离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被冰凉的刀锋贴住了脖子,朱启亮咧嘴一笑,他倒是没有任何紧张的感觉:“血仙子,可别这样,我知道,你是不敢对我动手的,毕竟,咱们今天都有着共同的目标。”

    血仙子还架着刀,什么话都没有说,眼神之中的杀意倒是越来越明显了。

    “我就是口花花,这么多年都是这样,你知道的。”朱启亮抹了一把油光锃亮的头发,有些无奈:“咱们可都是为了那位爷在做事情,你最好掂量清楚啊……对了,你不会是那位爷的女人吧……”

    血仙子听了之后,把弯刀收了回来。

    “难道我还真的说中了?啧啧,那位爷的口味可真够可以的啊,难道不怕满足不了你的时候被直接一刀开膛破肚?”

    朱启亮还在嘴贫着,结果一只拳头已经在他的眼前越放越大了。

    砰!

    他被打飞出去了,直接撞断了一棵松树。

    “血仙子……你的近战实力怎么那么强!”朱启亮意外的说道。

    他从地上爬起来,打了打身上的灰尘和松枝,但是好像看起来并没有受伤的样子。

    血仙子那一拳极重,根本没有半点把朱启亮当成是队友的意思,后者被命中也实属正常,可是,在这么猛烈的一拳之下,他竟然好像是毫发无伤,这防御力确实也太恐怖了些。

    “你的防御也有些超出我的预料,很好,这样才不会拖了我的后腿。”血仙子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但是,我可以保证的是,如果你再敢废话的话,我就直接把你的舌头给割断。”

    朱启亮嘿嘿一笑,目光盯着血仙子的窈窕背影,随后跟上,说道:“原来仙子是在考察我啊。”

    “不,我待会儿也可能会杀了你。”血仙子头也不回地说道。

    她的每一句话好像都透着冷酷的意味。

    “对了,这次就只有咱们三个人来吗?”朱启亮说道:“虽然钟阳山不堪一击,但是,那位爷这么多年都不出手一次,一旦出手,必然是雷霆万钧的啊,否则的话,他这么多年真是白白韬光养晦了,我觉得吧……”

    这个家伙确实是挺话唠的。

    “不知道。”血仙子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

    “你是在回避这个问题,还是怕暴露你和那位爷的关系?”朱启亮嘿嘿笑道:“我觉得吧,男女之间的事情,本来就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朱启亮主动的止住了话头。

    因为他感觉到了有点不太对。

    不仅是他,就连血仙子也本能的扭过头去。

    一个人忽然出现在了他们的后方。

    也不知道他是一直跟着的,还是刚刚包抄过来的。

    “你是谁?”朱启亮再也没有了谈笑风生的兴致,满是警惕地问道。

    …………

    这个时候,嘉川江上,苏锐不停地看着表,神情有些焦虑。

    虽然这破船的速度已经提升了一倍有余,但是对于苏锐来说,还是有些太慢了。

    他恨不得生出一双翅膀,直接飞到钟阳山的峰顶。

    “我说,你老是往天上看什么呢?”秦史黄说道:“哪怕你看瞎了眼,也不可能飞得起来的。”

    苏锐没搭理他,耳朵则是微不可查的动了一动,随后说道:“来了!”

    远空出现了一个小黑点,随后越放越大。

    直升机!

    这直升机驾驶员在发现了苏锐之后,便降低了高度,几乎是贴着江面一路飞行过来,巨大的风力把汹涌的江水都给压得服帖了不少。

    “这边!”苏锐招手。

    随后,直升机便飞到了渔船的侧面,保持相同速度前行,舱门也紧跟着打开了。

    “这就是你的安排?”秦史黄忍不住的摇了摇头:“不,你现在还不能上去!”

    “我为什么不能上去?”苏锐说道。

    “我收了你的三千块钱,要护送你去钟阳山,说到做到啊。”秦史黄扯着苏锐的袖子。

    “呵呵。”苏锐咧嘴一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的根本不是这个,放心,我会十倍赔你的那些沙子的,你要是不放心,就亲自跟着我!”

    说完,他直接拉着秦史黄的胳膊,跳进了机舱里!

    直升机瞬间拉高!

    苏锐可巴不得秦史黄跟着自己呢!

    “我的船,那船是我的传家之宝!驾驶台的下面,还有我藏的好几千块私房钱!”

    在舱门关闭之前,秦史黄一直挣扎着,想要跳下去,然而,他被苏锐死死抱着,愣是不让走。

    嗯,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这么好的帮手,就此放过简直太可惜了。

    “老秦,以后你不要在嘉川江上打渔了,我给你弄一艘好渔船,你去公海上钓鲨鱼去!”苏锐对着秦史黄的耳朵喊道。

    后者耳朵被震的嗡嗡响,但是,在听了苏锐的话之后,他也不去关心自己的破船了,小眼睛之中甚至流露出了色眯眯的光芒来,这眼光让他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更加猥琐了起来。

    “你这是要干什么?”苏锐不禁没好气地说道。

    “我如果去公海上钓鲨鱼的话,是不是还有那种穿什么尼的外国妹子陪钓?”秦史黄说道。

    “不是不可以!”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反正,我答应你的事情,绝对不会反悔的!”

    秦史黄这才安分下来,不仅不再想自己那艘破船了,反而对未来的事情充满了遐想。

    这个前辈高手,明明是个奸商加色狼。

    …………

    这是一架改装过的军用直升机,虽然是民用的外观和涂装,但是武器装备却是一点儿也不少。

    苏锐对飞行员说道:“首长很配合啊,还专门弄了一架这样的飞机来。”

    飞行员苦笑了一下,随后看向了坐在旁边座位上的男人。

    这男人穿着黄色的工装,戴着墨镜,好像是在网上很火的101空降师的经典造型。

    这男人有些瘦削,他摘下了墨镜,扭头看了苏锐一眼:“首长派来的可不止是这架飞机。”

    “我去,李哥?还把你给派来了?”苏锐看着那个男人,很是有些意外,因为,此人正是张玉干的大秘书李剑!

    他竟然亲自来到江湖一线了!

    “江湖事,江湖了,首长交代过,我可不是以江湖的身份参与进来的。”李剑笑着说道。

    “首长和我想到一起去了。”苏锐咧嘴一笑,说道:“从现在起,你也是江湖中人了。”

    李剑笑了笑:“虽说是江湖中的事情,但是,由于涉及到了咱们的苏少将,所以,军方必须要给出一个态度才行,有些看起来约定俗成的规矩,也不是不能够被打破的。”

    不是不能打破的!

    李剑这句话的语气虽然清淡,但是却充满了浓浓的霸道意味!

    江湖世界不是有着自己的规矩吗,可是,如果军方非要打破这些规矩,看你们能怎么扛?

    苏锐想了想,随后说道:“我其实已经做出了一些安排,军方不需要介入太多的。”

    他是不想用自己的事情来消耗国家的资源。

    “不,就当成是对你应有的奖励。”李剑微笑着说道:“毕竟,那个镭金矿的储量,可能远远地超出我们最初的想象。”

    “是吗?”苏锐听了这句话,眼睛骤然间便亮了起来!

    “而且,你在钟阳山所作出的那些安排,和我们的安排,并不冲突。”李剑说道:“你在前面冲,我们从后面给你收尾。”

    “怎么收尾?”苏锐听出了这句话里面的弦外之音。

    “你到时候就知道了。”李剑笑了笑:“首长们一直关注着这个方面,华夏是雇佣兵的禁地,同理,也不可能让那些绝对不是普通人的江湖高手瞎闹腾。”

    闹腾。

    这就是李剑对某些野心家这次行为的定义。

    当然,这也代表了大佬们的态度。

    “好的。”苏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虽然我只能隐约猜到首长们到底要做些什么,但是……我现在已经很燃了。”

    “是到了收个尾的时候了。”李剑点了点头。

    这两个男人的对话初听起来会让人觉得有些云里雾里,可是,对这次发生的事情有些了解的人,已经隐隐约约地要感到有惊雷降临了!

    这时候,飞行员扭头说道:“锐哥,我们还有十几分钟就可以赶到钟阳山了。”

    “好。”

    苏锐点了点头,随后,他掏出手机来,给国安打了个电话:“想办法帮我联系一下钟阳山的掌门陈晖。”

    那边立刻应允,半分钟后,陈晖的电话被接通了。

    “我是苏锐,我不管你的心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但是,李悠然若是被伤到了,你就死定了。”苏锐眯着眼睛说道:“钟阳山从今天起也不会再存在了!”

    PS:这章是把两章连一起发了,六千多字。

    今天万字完成,明天继续。

      <code id='6bfeb'></code><style id='803e9'></style>
    • <acronym id='6fd6e'></acronym>
      <center id='5332b'><center id='6905e'><tfoot id='62356'></tfoot></center><abbr id='3a531'><dir id='f66eb'><tfoot id='1c5e0'></tfoot><noframes id='1db67'>

    • <optgroup id='749ca'><strike id='b2953'><sup id='a492f'></sup></strike><code id='577e7'></code></optgroup>
        1. <b id='3ceab'><label id='78597'><select id='0ef78'><dt id='7827a'><span id='cfa06'></span></dt></select></label></b><u id='51e81'></u>
          <i id='9bf26'><strike id='f1937'><tt id='d68d5'><pre id='901b4'></pre></tt></strike></i>

              <code id='88d59'></code><style id='6fd12'></style>
            • <acronym id='20a66'></acronym>
              <center id='18030'><center id='768cc'><tfoot id='9b91b'></tfoot></center><abbr id='e96b9'><dir id='a4913'><tfoot id='ab6d8'></tfoot><noframes id='fe25e'>

            • <optgroup id='38442'><strike id='2f3e2'><sup id='176eb'></sup></strike><code id='75689'></code></optgroup>
                1. <b id='b2299'><label id='84bcc'><select id='42627'><dt id='7b53d'><span id='1f800'></span></dt></select></label></b><u id='556cd'></u>
                  <i id='85723'><strike id='3b1f2'><tt id='0258a'><pre id='62d54'></pre></tt></strike></i>

                      <code id='29655'></code><style id='54dd2'></style>
                    • <acronym id='de69f'></acronym>
                      <center id='60bec'><center id='c579c'><tfoot id='9d705'></tfoot></center><abbr id='7600a'><dir id='e48ca'><tfoot id='61066'></tfoot><noframes id='a4a55'>

                    • <optgroup id='f3af5'><strike id='169c2'><sup id='1d544'></sup></strike><code id='fd6f8'></code></optgroup>
                        1. <b id='0cfa2'><label id='9e369'><select id='c3dca'><dt id='a7499'><span id='ae04a'></span></dt></select></label></b><u id='d08d6'></u>
                          <i id='971a9'><strike id='ef20e'><tt id='45027'><pre id='93915'></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