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黑帮

欢迎来到浴血黑帮 网站地图 sitemap
浴血黑帮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ux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琉璃
浴血黑帮琉璃
2021/03/30 来源:浴血黑帮
    看书网.,最快更新环球挖土党最新章节!

    距离上次和欧丽卡的人交火已经过了整整11天,但如今边境线附近仍旧游曳着大量的边防巡逻队。这也给俱乐接下来的行程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回到埃及境内过境去利比亚已经完全不现实,他们如果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赶到目的地,唯一的选择就是先往西开上120公里,等进入利比亚境内之后,再转道往北走100公里才能抵达目的。但俱乐部的众人没得选,除非放弃硫磺营地。

    沿着密布着碎石的沙漠一路往南,六辆车离开驻扎了十多天的营地,往西还没开出去多远,左前方一处反射着刺目阳光的亮斑引起两辆石泉的注意。

    “左边,10点钟方向,好像有什么东西。”

    石泉一边在频道里提醒大家,一边扫了眼雷达屏幕,可上面却根本没有任何信号反馈。再看看卫星地图,满目的土黄色根本找不到绿洲的踪迹。

    “我也看到了,但是雷达上没有反应,要不要过去看看?”何天雷紧跟着回应道。

    “走吧,大家拉开距离。”石泉说完从杂物盒里拿出偏光镜戴上,随后稍稍踩下油门提高车速,碾压着黄沙开向了那处刺目的光斑。

    然而,这反光的东西和车队的距离远超石泉的预料,他们一直开了足足20分钟,这才赶在太阳下山前勉强看清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反射着阳光的竟然是一架飞机的驾驶舱玻璃!这架飞机半埋在一座沙丘里,露出来的仅仅只有驾驶舱以及正前方折断的螺旋桨。

    但即便只是管中窥豹,俱乐部的众人也一眼认出了它的身份,这是一架容克52运输机!

    而之所以这么熟悉,完全是因为他们此行的目标硫磺营地,就和这型飞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早在船上的时候,他们就曾一次次的翻阅大伊万两口子费尽心血找回来的情报,自然也不止一次的见到过这架飞机的照片。

    石泉再次加大油门,直接把车开到了这座沙丘的边缘。

    熄火下车,众人仰着脖子看向这架半埋在沙子里的飞机,感谢撒哈拉沙漠干燥的气氛,至少看到的部分保存的异常完好,甚至连驾驶舱玻璃都没有一块出现破损的情况的。

    “不出意外的话,这架运输机就是当初资料里提到的失事的飞机之一。”大伊万说完却皱起了眉头,“可是它在硫磺营地的南边,机头却冲着北边。他是从哪飞来的?”

    “估计是飞过头儿了,飞行员觉得不对又飞回来了吧?”何天雷胡乱的解释道。

    “把它拉出来不就知道了?”石泉不在意的说道。

    “我去拿拖车钢缆”刚刚跑过来的阿萨克转身就要往回走。

    “不用这么麻烦。”

    大伊万叫住阿萨克,“这么大的一个斜坡,咱们直接把车开过来,用绞盘钢缆挂在飞机前面两个轮架上稍微给它点动力就出来了。”

    “万一摔坏了怎么办?”娜莎担心的问道。

    “就算摔不坏,这么大的一个大家伙你还想运走?”石泉反问。

    “说的也是!”娜莎扶额,她一时间光顾着兴奋了,竟然把这么基础的问题给忽视了。

    拖拽的工作交给何天雷阿萨克两人就够了,等他们俩把绞盘挂在外露的轮架上开启绞盘,随着钢丝绳绷直,沉重的机头微微下压,在自身重量的帮助下,根本就没费多少力气,这架18米长的容克斯52运输机便主动冲下了沙丘。

    只不过正所谓驴粪蛋子外面光,别看它机头完好,但两边的翅膀却没了,光秃秃的像个带着轮子的香肠一样。

    “走吧!进去看看。”石泉松了松当跨栏背心穿的防弹衣,随后走向了运输机的主体。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不就那点儿高温嘛,穿个防弹衣最多中暑,不穿却有可能中枪。这么简单的选择题,他这种怂惯了的货色闭着眼都知道该选哪个,更何况旁边还有个艾琳娜时时刻刻盯着呢。

    穿过虚掩的舱门,这机舱内部虽然攒着不少黄沙,但依旧可以看出里面装的全都是钻探用的钻杆和配套的机械设备……

    “艾琳娜,娜莎,你们俩别动!”石泉突然紧张起来,探手从腿上拔出了佩枪。

    “怎么了?”艾琳娜不明所以,整个人僵在当场,至于剩下的人同样一脸疑惑,这飞机刚从沙子里拽出来的能有什么危险?

    石泉可没空解释,他等地图视野中的红线出现瞬间便扣动了扳机。

    清脆的枪声震得众人耳朵一阵阵的嗡鸣,但距离艾琳娜和娜莎两人都不到一米的位置,那条被子弹打穿了脑袋却仍在扭曲着身体的剧毒角蝰蛇却让大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早在出发之前,刘小野就特别提醒过大家沙漠里可能会遇到的几种毒蛇,并且也准备了相应的毒蛇血清,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人愿意被咬一口。

    “先退出这里吧!这个时间正好是沙漠里的毒蛇活动的时候。”石泉最后扫了一眼挂在舱壁上的那顶二战德军头盔,随后毫不犹豫的带着众人离开了机舱。

    “很明显这是一架二战时期的德军运输机,可是它带着钻探设备做什么?”艾琳娜皱着眉说道。

    “也许他们想在这片沙漠里找到石油也说不定呢”

    娜莎话刚说出口,大伊万便推翻了她的猜测,“北非的战场对德军来说并不占优,就算他们找到了石油估计也保不住,到最后恐怕还是白白便宜了盟军,小胡子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等咱们找到硫磺营地也许就知道答案了。”

    石泉不在意的说道,不管这架运输机曾经在执行什么任务,也不管那机舱里除了钻探杆和毒蛇之外还有什么,这些都不如尽快找到硫磺营地重要。

    等娜莎给这家运输机拍了几张照片,众人正准备登车的时候却被大伊万给拦了下来。

    “尤里,等下再走。”大伊万却有不同的想法。

    “怎么了”石泉把刚刚摸到车门的手又收了回来。

    “这里是利比亚,我觉得咱们最好把武器先准备好。至少也要把我弄来的巴尔干榴弹发射器装在车顶上。剩下的武器,最好也能提前准备出来。”

    “停车吧!”

    石泉说完,众人纷纷踩下了刹车。阿萨克根本不用吩咐,麻利的打开货柜门,轻松的从里面抱出了沉重的榴弹发射器。

    何天雷爬上大伊万座驾的车顶,在阿萨克的帮助下把沉重的榴弹发射器安装在了原车自带的火力平台上。

    等他们忙完,大伊万已经完成了RPG26火箭筒的教学工作,并且在娜莎的提醒下,还细心的给其中十支加装了温压型战斗部的火箭筒喷上了醒目的荧光色油漆。

    包括这些天一直跟着他们行动的突突车司机萨菲尔在内,众人瓜分了货柜车里的大部分武器之后,剩下的就只有那9枚107火箭弹和满满三大箱,总计60枚的迫击炮弹。

    “迫击炮弹都搬到我的车上吧!”

    石泉从货柜车里抽出一门修长的迫击炮直接背在了肩膀上。这门迫击炮虽然缺少了配套的底座和支架,但对于石泉来说却根本没有多大的影响。

    “你还真指望这种东西发挥战斗力?”大伊万依旧没把这迫击炮当回事儿。

    “哪怕只能听个响也不亏啊。”石泉懒得解释,招呼着何天雷还有阿萨克,三人各自抱起一箱炮弹走向了他的驾驶室。

    “60毫米的小牙签哪有107毫米的过瘾?”大伊万单手抱起一箱火箭弹放到了自己的驾驶室里。

    等车货柜车里彻底清空只剩下残存的四桶柴油之后,车队这才再次出发,直奔石泉地图视野中那些越来越近的箭头。

    走完最后这100多公里的路程,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正前方不远处那两片黑压压的山脉也越发的清晰。六辆车再次提高车速,稍稍调整方向直奔左侧的那片环形山脉。

    谨慎起见,六辆车早已将各自车上的雷达功率开到最大。何天雷更是中途下车让娜莎接替自己的驾车工作,他自己则钻进罐车的雷达值班室里利用潜望镜自带的夜视和热成像功能仔细搜索着山体上可能存在的敌人。

    这座完全位于利比亚境内的环形山脉最南端,有一个仅仅100多米宽500多米长的豁口。无线电里,刘小野形象的比喻准确的描述出了这里的地形。

    “这地形看着怎么这么像消化系统?”

    刘小野一边控制方向盘一边胡说八道,“入口像是一张嘴,穿过500米的食道之后,这片空地的形状看着跟胃袋似的。”

    “一公里长六七百米宽的胃袋,这是个饭桶吧?”忙着搜索周围情况的何天雷忍不住接茬。

    车队穿过“胃袋”继续往里开,刘小野看着正前方再次恢复到仅仅不到百米宽的蜿蜒谷地,继续搞怪的说道,“现在咱们进入小肠了,还是个直肠子,一公里的直肠子。”

    “后面的打住啊!”石泉忍不住了,“再往下味道太冲了,咱们是来挖宝的,不是来掏农家肥的。”

    “你不比她强到哪去”娜莎嫌弃的说道。

    穿过这根“直肠子”再拐一道弯儿,眼前的视野豁然开朗,这是一片面积巨大的三角形平地。这块三角地的中心还有一座宽度也就两百米左右的矮山。如果让刘小野来形容,这座矮山肯定会被冠以“胰结石”的名字。

    而在正对着他们通往环形山脉腹地的方向,则是一条将近三百米宽,至少两公里长的细长条平地。只看了一眼,众人便不约而同的冒出个疯狂想法,这里简直就是天然的飞机起降跑道!

    恰恰在这个时候,不管是开车的还是坐车的,都明显感觉到似乎开上了久违的铺装路面。也正是这细微的变化,越发让俱乐部的众人肯定,他们绝对没有找错地方!

      <code id='fc1a4'></code><style id='aa3f4'></style>
    • <acronym id='743ab'></acronym>
      <center id='b613d'><center id='c122a'><tfoot id='f8788'></tfoot></center><abbr id='6fe81'><dir id='c7a98'><tfoot id='7ea0d'></tfoot><noframes id='40c58'>

    • <optgroup id='1ed07'><strike id='9e18b'><sup id='c14b9'></sup></strike><code id='b8048'></code></optgroup>
        1. <b id='19412'><label id='4e39e'><select id='75ffb'><dt id='1a63c'><span id='fd70d'></span></dt></select></label></b><u id='319ed'></u>
          <i id='7d339'><strike id='83bb1'><tt id='b8956'><pre id='4c43e'></pre></tt></strike></i>

              <code id='10bef'></code><style id='50822'></style>
            • <acronym id='fc0b0'></acronym>
              <center id='06c74'><center id='4733e'><tfoot id='97276'></tfoot></center><abbr id='69f85'><dir id='8e113'><tfoot id='cbd59'></tfoot><noframes id='6674a'>

            • <optgroup id='e0c84'><strike id='d6da1'><sup id='9ec8f'></sup></strike><code id='401fa'></code></optgroup>
                1. <b id='fd991'><label id='ef3a2'><select id='30601'><dt id='6a43a'><span id='21811'></span></dt></select></label></b><u id='baff9'></u>
                  <i id='b9825'><strike id='d2b28'><tt id='a892f'><pre id='76bbe'></pre></tt></strike></i>

                      <code id='46528'></code><style id='24576'></style>
                    • <acronym id='6c729'></acronym>
                      <center id='85b8b'><center id='ef394'><tfoot id='91a02'></tfoot></center><abbr id='55afe'><dir id='5fd78'><tfoot id='82ac4'></tfoot><noframes id='42555'>

                    • <optgroup id='ed8b2'><strike id='ec0eb'><sup id='33ce7'></sup></strike><code id='080c1'></code></optgroup>
                        1. <b id='d18ba'><label id='64562'><select id='dac68'><dt id='17a57'><span id='d6f99'></span></dt></select></label></b><u id='72d5d'></u>
                          <i id='8d2dc'><strike id='6cc34'><tt id='5d921'><pre id='1c601'></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