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黑帮

欢迎来到浴血黑帮 网站地图 sitemap
浴血黑帮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ux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琉璃
浴血黑帮琉璃
2021/03/30 来源:浴血黑帮
    苏辰这边飞机要起飞了,所以他没看完直播,但来自于达哥的嘲讽叫嚣他是听到了。

    他以为自己会不高兴,发现没有,不仅没有不高兴,还在内心为达哥鼓劲。

    不是被嘲讽没够,是期待中的画面正在一步步的实现。

    ‘你辰哥’这样一个神豪小号,想要上年度拿奖,凭什么?如果能自己给自己刷,那叫任性。

    苏辰刷不了,就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割韭菜’环节不能常有,唯一能够在短时间内频繁‘割韭菜’的理由既是老板生气了,要在网络上打趴下达哥。

    热度不够怎么行?

    达哥自己懂事的提高热度,看旁边公屏有人带节奏骂他,反嘲讽他,看各路支持自己的主播开直播义愤填膺的站自己立场,这多好,小达你好好干,不然年度我不刷,可就弱了名号,真要是几千万几千万的刷给别人现实里得不到匹配的回报心里还不舒服,这多好,我的投喂主播们,都好好表现,后台快3个亿了,你们不眼馋吗?

    商务舱和经济舱同时到达,多花的并不是冤枉钱。

    相对安静的环境,宽敞的座椅,随时续杯的饮品,更可口的餐食,以及几乎不会排队的厕所。苏辰在网络上看过一些主播拍摄类似的短视频,都会说是奋斗的价值,以前不以为然,真的轮到自己身上,他才对这句话深以为然。

    以前坐飞机,落地之后,他从来不会着急起身,不想在拥挤的环境排队,可有时候坐在外面,里面的乘客早早就起来拿行李排队,似乎早下飞机会有福利,晚下飞机会损失一些什么。

    商务舱靠近舱门,飞机停稳之后,这里的乘客在无需拥挤的环境下先行离开飞机,别的都可以放在一边,光这一点,让苏辰再一次意识到了金钱在生活中的价值。

    太多人表面上鄙视它唾弃它,心里却恨不得拥有更多的它。苏辰不端着也不掖着内心的想法,我就是喜欢钱,它完完全全改变了我的生活。

    手上几万块的表,身上近十万的一身,就连拉着的商务皮箱都价值几千块,样子没变化,人靠衣装,打扮起来干净潇洒,人也自信了,现在的苏辰谁还敢说是个边缘的小透明。

    苏辰能明显的感知到,在人多的地方,现在的自己会得到一些女生视线的关注,这在从前几乎是不太可能发生的,纵然有视线落在他的身上也是一划而过。

    “我去,老三,是你吗?”付强盯着苏辰,要不是老大老六都在,他一个人是不大敢去认,这变化太大了。

    “不敢认了,得,咱们哥六个,又冒出来一个隐形富豪。”老大邱子豪扶了扶眼镜,视线在苏辰身上扫过,作为一个精致的魔都小男人,自己兄弟身上这一身的价格,已估算八九不离十。

    真假?似乎这就不是一个值得被讨论的问题,现如今这社会有身上一件假名牌的穿戴方式,你见过谁会去穿一身的大牌奢侈品?

    分别拥抱之后,粗旷的付强说话声音也瓮声瓮气,用他话说,我来自草原,正儿八经的草原猛男。

    “老三,说说,你家是干什么的,老六这边我可审问完了,他家老头子这几年生意越做越大,这小子,富二代一枚。”

    苏辰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词拿出来:“拆迁,拆迁。”

    老大邱子豪冲着他竖了竖大拇指,比起付强的粗旷洒脱,相处四年邱子豪那点不服输的算计大家也都习惯了,在车上话少了大家也没打扰他,习惯了,过一会儿就好了。

    用老四宋贺的话说,咱们老大就八个字说透,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其他几人,深以为然。

    距离机场五十公里外的县城是付强的老家,大学毕业后找工作碰壁了两个月,他就听从家里的意愿回了老家,安排在一个初中当体育老师,赚的虽说不多,旱涝保收,家里给贷款买了一百二十平的房子,给买了一辆十万出头的家用SUV。

    小地方,竞争小,生活的也更如意一些,这几年大家最羡慕的当属他。

    来自大学四年同吃同住的感情很不一样,但凡处得好的,都会是一生的好友。没有初高中时的青涩懂得自己想要什么,也没有社会上的油滑保留着几分真诚,住在一个屋檐下,彼此兜里的生活费在一些特定的时候,是会汇聚成为六人共同消费的公款。

    付强没有订宾馆,苏辰三人也没有任何障碍的跟着他住进了他父母家位于城郊的二层小楼农家院落。

    “明晚去住草原上的帐篷,烤全羊。”

    付强的父母是牧民,可你要知道他们家的羊、牛、马的数量,会给‘牧民’这两个字赋予不同的意义。

    家里的厨房准备好了铜火锅,切好的牛羊肉看着就有食欲,听到停车的声音,付强的父母还起来招呼了一下大家,儿子要结婚了,不然他们这个时间段应该是在草原上。

    “来我家了,不必客气,我这要结婚了,就是嗨皮,别担心影响到我爸妈,这几天他们兴奋坏了,天天失眠,每天就合计着怎么给我办婚礼,你们不来,他们一样睡不着,来来来,先喝起来。”

    专门将饭桌给放到了二楼,家里两个姐姐出嫁后这就是他一个人的地盘,扩大了的卫生间,客厅、游戏室、健身房。

    “你才是真正活得最牛13的!”

    老大邱子豪、苏辰和老六范东升,三人对视一眼,默契来了,冲着付强做膜拜状,人家当这个体育老师,就没指望着工资活着吧,就这家庭,真给大富大贵也不一定换,不缺钱家里的独苗宝贝,也难怪付强毕业后早早就回到了老家,就这小生活,跑到大城市去奋斗个什么劲儿。

    哥几个聚在一起,也无所谓黑天白天了,也无所谓累不累,洗澡什么都放在一边,喝起来,喝够了扑克牌甩起来,这份乐呵离开校园哪还享受得到。

    天蒙蒙亮,兄弟四人才各自睡去。

    苏辰第一个醒的,最近一段时间他就感觉到自己精力比以前旺盛了很多,体现在身体方方面面,刚搬到公寓哪会儿,还能享受睡得昏天黑地,渐渐自然醒也不过六七个小时。

    九点五十,浑浑噩噩睡了几个小时,二楼的房门都开着,付强和邱子豪睡在卧室的床上,老六范东升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他自己则是窝在游戏室的沙发上。

    起来后的画面和闻到的味道,梦回大学寝室。

    扑克牌、饮料瓶、啤酒瓶以及鞋子袜子衣服,扔的哪哪都是,到是没有将垃圾扔在地上,可这垃圾桶并没有完全承载自身的作用,一些没有投入其中的瓜子皮和一些果皮,被鞋子一带,到是将这干净的屋子弄了一个脏乱差。

    将楼梯边缘自己的皮箱打开,拿了新的四角裤袜子,看看昨天穿的衬衫和裤子,苏辰拿出一套新的,进入浴室,将脱下来的统一放入一个衣物整理袋内,冲了个澡,将疲惫、酒气、烟味和熬夜沉积的汗渍,通通洗干净。

    舒舒服服,看了看鼾声如雷的三个人,将前后窗户打开,无需他去呼唤,冷风吹进来,来自三个人的鬼哭狼嚎便宣告他们已经从睡梦中被迫醒来。

    苏辰拿着手机正在看微信,昨天他没出现在乐乐,发生了很多好玩的事情,胜子是详细的通报,小药药和喜儿则是关心的嘘寒问暖,将她们各自遇到的好玩事情,分享给苏辰。

    麻少也发了信息过来,情真意切的感谢,三天三个段子,‘大狼狗麻少’开始走红。

    短视频点击量达到五百万。

    粉丝关注度在这三天多的时间,迅速增长三百多万,这可不是之前苏辰给他刷年度票时增涨的,以自身实力做到的粉丝破五百万。

    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第一时间就将内心最真诚的感谢送给最重要的人。

    苏辰给他回了一条信息:“继续加油,努力。”

    想了想,也给小药药和喜儿分别回了相同的信息,面对她们的关心询问昨天为什么没上网,他给予了回复:“来参加大学同学的婚礼。”

    当主播很少有不是夜猫子的,这两位一个是自身经验,一个是师父传授的经验。手机有针对重要人物专门设置的电话铃声和信息提示音,重要的不管在做什么事都要第一时间回复,哪怕是在睡梦中也要把自己拽起来。

    “呦呦呦,小饼饼。”

    “叫宝宝,没叫错哦。”

    苏辰是故意的,现实中的产业发展,让他开始不再完全惧怕现实和网络身份的重叠,也开始有意识的透露一点点。

    两个不到一分钟都回复信息的女主播,都是人精,心中也暗喜,至少这个素未谋面的神豪大佬,不是年纪很大的大叔。

    手纤细,年纪不大,声音清亮。

    ‘天上掉馅饼’这个神秘的神豪,正在渐渐的掀开神秘的面纱,几乎所有女主播心目中神豪的形象最好就是年少多金的二代,馅饼老板,似乎正在向着这个方向慢慢呈现。

    “老三,你就是个混蛋!”邱子豪打着哈欠儿,起来上厕所,边走边对苏辰竖起中指。

    “老三,关窗户。”付强直接一个翻身,将被子裹在自己身上继续睡。

    范东升是坐起身子,完全还处于半睡半醒之间,找衣服来让自己暖和起来,精心打理的男团发型睡一觉起来如同鸡窝。

    PS:这几天事情堆积如山,今天刚换电脑,很不适应,词库也丢失,崩溃中。卖个惨,大家同情一波,所有推荐票都投给我!

      <code id='d3543'></code><style id='b39cd'></style>
    • <acronym id='5dc44'></acronym>
      <center id='c75fa'><center id='97e7c'><tfoot id='2da5d'></tfoot></center><abbr id='67fc4'><dir id='ba6a4'><tfoot id='3e045'></tfoot><noframes id='297a4'>

    • <optgroup id='d20b5'><strike id='80fd0'><sup id='d2919'></sup></strike><code id='5596c'></code></optgroup>
        1. <b id='7760c'><label id='08c0d'><select id='fcf66'><dt id='fbc5b'><span id='a1c79'></span></dt></select></label></b><u id='a697e'></u>
          <i id='75d5f'><strike id='34135'><tt id='8c6d5'><pre id='46407'></pre></tt></strike></i>

              <code id='c3133'></code><style id='c6795'></style>
            • <acronym id='b07f5'></acronym>
              <center id='e79e5'><center id='cc19c'><tfoot id='66a0b'></tfoot></center><abbr id='e51f7'><dir id='d6534'><tfoot id='bca4a'></tfoot><noframes id='6eda7'>

            • <optgroup id='926ba'><strike id='5bc77'><sup id='63604'></sup></strike><code id='f9e4e'></code></optgroup>
                1. <b id='d46a9'><label id='0cfee'><select id='a616c'><dt id='4c2c5'><span id='8c74f'></span></dt></select></label></b><u id='148cd'></u>
                  <i id='44027'><strike id='2cea4'><tt id='2d753'><pre id='c2449'></pre></tt></strike></i>

                      <code id='64799'></code><style id='616f1'></style>
                    • <acronym id='ec808'></acronym>
                      <center id='37b91'><center id='d1062'><tfoot id='3d936'></tfoot></center><abbr id='c6636'><dir id='58596'><tfoot id='4371a'></tfoot><noframes id='fff54'>

                    • <optgroup id='96f60'><strike id='839bf'><sup id='28943'></sup></strike><code id='9cb98'></code></optgroup>
                        1. <b id='37392'><label id='8bce8'><select id='00da1'><dt id='64a94'><span id='602f7'></span></dt></select></label></b><u id='8ad10'></u>
                          <i id='5c0e1'><strike id='4ffe4'><tt id='1fb0b'><pre id='6f3ad'></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