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黑帮

欢迎来到浴血黑帮 网站地图 sitemap
浴血黑帮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ux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琉璃
浴血黑帮琉璃
2021/03/30 来源:浴血黑帮
    五分钟后,白城壁的账户里面少了三十万。

    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零花钱,现在已经是一分不剩了。

    这是买命钱。

    没办法,谁让这货杀人不成反被制呢?

    苏锐在拿到钱之后,也没有丝毫客气,长剑连续挥了几下,把白城壁身上的衣服全部切割成了巴掌大的碎片!

    当然了,在这个过程中,苏锐故意没怎么控制好力道,在对方的有些皮肤上留下了血痕。

    这个变态,甚至连对方的裤衩都没有放过!

    白城壁觉得屈辱无比!

    还好,此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个位置比较偏,并没有其他人看到。

    否则的话,白君山白城壁的名声,就要彻底毁了!

    苏锐看着他,微微一笑:“好了,就这样吧。”

    说完,他的大臂一挥。

    白城壁的那把剑便像是流星一样,远远地朝着山下飞去,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好自为之,以后尽量不要去做那些自不量力的事情。”苏锐微微一笑,轻轻地拍了拍白城壁的脸,然后朝着后山别院走去。

    白城壁躲在石头后面,浑身光溜溜的,只觉得屈辱无比!

    随后,他看到了掉落在地上的手机,眼睛一亮。

    刚刚转完账之后,苏锐就把这手机随手一丢。

    白城壁总不能这么光着身子回到住所,于是准备打电话给自己的师弟,让他们给自己送一套衣服来。

    然而,当他拿起手机的时候,顿时傻了眼。

    苏锐明显故意在这手机之上施加了力量,屏幕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根本就开不了机了!

    “妈的,混蛋!”

    白城壁气急败坏,把手机狠狠地往石头上一摔,损失四分五裂!

    苏锐大步流星的朝着住处走去,没想到,在半路上竟然遇到了李家几口。

    李龙炎,李越乾,李丹年,还有大管家……老赵。

    李秦千月并不在现场。

    对于他而言倒是没什么,但是李家的两个儿子此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了。

    李越乾对苏锐拱了拱手,他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和苏锐之间的关系。

    李丹年则是喊了一声:“锐哥好。”

    这小子倒是挺恭敬的,毕竟他还指望着对方帮助自己戒掉毒-瘾呢。

    苏锐也拱了拱手,随后对李龙炎说道:“李岛主好,各位好。”

    李龙炎看了看苏锐,目光之中带着很清晰的审视意味,随后说道:“这两场打的不错啊。”

    这句话的语气真的很清淡,让人无法分清究竟是在夸奖,还是在嘲讽。

    反正听起来有点不太像好话。

    苏锐微微一笑,谦虚的说道:“嘿嘿,都是碰巧,碰巧而已。”

    “事不过三,不可能连续三次都碰巧的。”李龙炎也淡淡的笑了笑:“所以还是做好心理准备。”

    做好什么心理准备?

    当然是做好失败的准备了!等着被淘汰吧!

    在苏锐听来,这李龙炎说起话来真的有种阴阳怪气的感觉!

    什么玩意儿,自己得罪他了吗?

    从第一次见面的无视苏锐,直到现在直接毫不客气的出言嘲讽,这个李龙炎可着实没展现出来多少

    前辈风范。

    苏锐摸了摸鼻子:“咳咳,李岛主,不好意思,我第三轮……轮空。”

    轮空好不好!不需要比拼,就能够直接进入下一轮!

    哥哥是这一届八强席位的第一个诞生者!

    听了苏锐的话,李龙炎脸上的肌肉抽了抽。

    对于他来说,苏锐这样的反驳,无疑是在当众不给他面子了!

    可是,这李龙炎并没有注意到,苏锐所说的完全是事实啊!

    “那好吧,我只能祝你好运了。”李龙炎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随后冷哼一声,直接迈步走开了。

    李越乾和李丹年相继给苏锐拱了拱手,各自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眼神,随后也跟着离开。

    大管家老赵倒是对苏锐微微一躬身,显得挺客气的。

    “优秀的人总是很受嫉妒的。”苏锐摇了摇头,丢下了一句话,也扭头离开了。

    过了半个小时。

    一个浑身上下一丝也不挂的男人,忽然旋风一般的从山路上冲出,用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后山别院之中。

    正是白城壁。

    本来他还想多在石头后面躲一会儿的,没想到蚊虫太多,身上被咬了好几个包,蝙蝠也都出来了,弄得白城壁实在是无心躲藏,只能趁着没人,用最快的速度狂冲回来了。

    毕竟,这年头,蝙蝠还是不要碰的好。

    没想到,等白城壁打开了自己所居住的院门,正好看到李龙炎和带队师叔高一横站在院子里面闲聊着!

    这才是真正的大型尴尬现场!

    先前,这李龙炎都以为,自己已经在苏锐的手底下经历了人生的至暗时刻,但是没想到,此时才是人生低谷!

    “该死的,李龙炎怎么会在这里?师叔怎么也在这里?”白城壁差点没当场疯掉!他真想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了!

    “城壁,你回来了啊。”高一横看着白城壁此时浑身上下一丝也不挂的样子,脸上的表情登时变得无比艰难:“这是……你这是从哪里来啊?”

    要都是自己人的话,那还好说,关起门来怎么解释都行,可是,现在李龙炎李岛主也在这里啊!

    人家是东道主,是江湖大佬,还有可能是你的未来岳父!

    你特么的连个裤衩都不穿,大晚上的,谁知道你去了干了什么事情!

    形象已经彻底毁完了!再也无法扭转了!

    高一横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在心里面把白城壁问候了很多遍了!

    作为这件事情的主角,白城壁想死,真的。

    他只能用手遮住某些关键位置,艰难的说道:“这个……咳咳,有些一言难尽了。”

    由于天色比较暗,这院子里面也没有什么灯光,因此,无论是李龙炎,还是高一横,都没能看到白城壁身上的几条血痕。

    …………

    此时,比白城壁更想要疯掉的,无疑是李龙炎了。

    也许是由于同类相吸,也许是由于李龙炎确实是挺欣赏白城壁的,所以,他刚刚在被苏锐气到了之后,才突发奇想,想要来见一见自己很欣赏的那个后辈。

    哪成想,见到是见到了,但是好像也翻了车!

    “简直就是混蛋。”李龙炎在心中骂了一句!

    在他看来,白城壁这一丝也

    不挂的形象,无疑是对自己的极大冒犯!也是对叶普岛的极大不尊重!

    这是叶普山,是老子的地盘,你大晚上的,不穿衣服,玩裸……奔呢?

    本来李龙炎还想要来鼓励鼓励这个白城壁,让他好有动力竞争自己的女婿,可结果呢?

    这翻车的速度,让人猝不及防!

    “李岛主,这……”白城壁倒是想要说出实情,可是,话到嘴边,他又憋住了。

    毕竟,这是个心高气傲的家伙。

    在长辈们面前,承认自己技不如人,这好像还挺丢人的。

    哪怕在如此尴尬的情况下,李龙炎也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沉声说道:“城壁啊,你这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这句话听起来是在关心,其实非常之冷淡,更多的意思还是质问!

    李龙炎需要白城壁给他一个交代!

    万一,这个家伙是裸-奔着去骚扰自己的二女儿,又该如何是好!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这绝对是个混蛋,混蛋!”李龙炎在心中骂道:“真是看走了眼!下作!无耻!”

    这位李岛主恐怕自己也想不出来,为什么今天晚上的火气那么大。

    “是这样的……”白城壁在脑海之中快速的编织着答案,可是,由于事发突然,仓促之下,他怎么可能想得到合理的说法?

    这里的人,可没有一个是傻子!

    由于身上没有衣服,心中就缺失了不少的自信,白城壁此时都快要站不直了,有些佝偻,双手更是放于裤裆前面,尽量挡住所有人的视线。

    李越乾和李丹年也在场,哥俩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大管家老赵更是别过脸,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是这样的……”终于,白城壁想到了一个极为蹩脚的理由:“我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

    高一横听了,摇了摇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脸都要被彻底丢光了,白城壁找的这个理由也太奇葩了点,自己就算是想要帮他找补一下都做不到!

    这一下,白城壁在李岛主心中的形象,算是毁完了!

    叶普岛和白君山那有可能产生的联姻,看起来也随时会告吹!

    “摔倒了吗?怎么不说偷看女人洗澡被人打了?”听了白城壁这句话,李越乾在心中暗暗的说了一句,他一直想笑,忍得好辛苦。

    李龙炎脸上的神情越发的难看了。

    “开什么玩笑,跌倒了还能把衣服跌没了?这裤衩都被树枝给挂烂了?”李丹年倒是直接说了一句。

    这倒也挺符合纨绔少爷的风格的。

    其实,他是在替苏锐报仇呢。

    白天,这个白城壁总是指使着手下的师弟针对苏锐,李丹年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他其实并不算笨,只是脑子没用在正道上,此时,有那么好的落井下石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的!

    听了李丹年的话,白城壁的面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自己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就行了,大家都是要面子的,心照不宣的,都不拆穿,把这件事情翻篇就行了,哪成想,这个愣头青这么较真!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这一下,白城壁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个叶普岛的晚上,是白城壁有生之年所经历的最冷的一夜了!

      <code id='de0be'></code><style id='acc22'></style>
    • <acronym id='5d776'></acronym>
      <center id='4c796'><center id='a4300'><tfoot id='5dd86'></tfoot></center><abbr id='4af54'><dir id='08b16'><tfoot id='85b80'></tfoot><noframes id='dfeb4'>

    • <optgroup id='ed5e9'><strike id='4317f'><sup id='7283a'></sup></strike><code id='db395'></code></optgroup>
        1. <b id='57aa6'><label id='607a0'><select id='03cac'><dt id='65f40'><span id='00f94'></span></dt></select></label></b><u id='0a26d'></u>
          <i id='bef23'><strike id='67495'><tt id='11c83'><pre id='c2598'></pre></tt></strike></i>

              <code id='32151'></code><style id='4547b'></style>
            • <acronym id='9fdef'></acronym>
              <center id='c3db9'><center id='89899'><tfoot id='6eca3'></tfoot></center><abbr id='ae0a6'><dir id='43de2'><tfoot id='818d1'></tfoot><noframes id='9262b'>

            • <optgroup id='dd750'><strike id='84208'><sup id='340ad'></sup></strike><code id='b56f5'></code></optgroup>
                1. <b id='9054d'><label id='5d5fc'><select id='2d9ed'><dt id='a0604'><span id='ce5ce'></span></dt></select></label></b><u id='360b7'></u>
                  <i id='e05d5'><strike id='95d11'><tt id='03c80'><pre id='47324'></pre></tt></strike></i>

                      <code id='fdc1d'></code><style id='659aa'></style>
                    • <acronym id='de162'></acronym>
                      <center id='28d9b'><center id='e87e9'><tfoot id='10a00'></tfoot></center><abbr id='b7349'><dir id='28905'><tfoot id='79b1b'></tfoot><noframes id='f93ed'>

                    • <optgroup id='5a371'><strike id='0b86e'><sup id='31ff8'></sup></strike><code id='a1c63'></code></optgroup>
                        1. <b id='f8c34'><label id='2ee30'><select id='e08aa'><dt id='eab8e'><span id='0a598'></span></dt></select></label></b><u id='43c0c'></u>
                          <i id='7a80f'><strike id='02a14'><tt id='954cc'><pre id='db008'></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