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黑帮

欢迎来到浴血黑帮 网站地图 sitemap
浴血黑帮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uxu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琉璃
浴血黑帮琉璃
2021/03/30 来源:浴血黑帮
    晚上,宁飞正在给王奶奶针灸。

    针灸术虽然神奇,但是也不是说几针下去立刻就药到病除,肯定是需要时间来恢复的。

    针灸的作用,分为疏通经络、调整阴阳、扶正祛邪。

    王奶奶的眼睛就是因为经络不通,导致眼睛被自身的一些污垢堵塞,因为年纪大了西医也不敢做手术,所以只能用针灸的方法。

    中医和西医有一定区别,中医是先贤们用了几千年的临床实践,创建了理、法、方、药闭合的环形理论,西医是从实验室走向临床,随着科学的发展不断细化和分支。

    二者各有好处,比如输血化验、开刀手术西医更好。但是治疗骨折、消炎等,西医是用激素和化学药品为主,中医是敷中药,对身体的伤害更小。

    遇到大型疾病,二者区别更大。

    西医讲究通过手术,直接剔除病害部位,然后再养伤,调理身体,缺点是会大量消耗人身体的能量。

    中医则是慢慢调理身体,渐渐消除疾病的危害。

    比如江雪的病。

    因为涉及全身多处脏器,所以西医无法治疗,能依靠的只有针灸术。

    针灸术治疗她,也需要经过好几个疗程,花费至少半年的时间,才能慢慢让她恢复健康。

    “王奶奶,这几天你多注意一下眼睛,可能会有一些脏东西流出来,到时候你用这瓶眼药水清洗一下。”

    宁飞将银针从王奶奶的脸上拔出,又取出眼药水,笑着说道。

    “飞飞,我这眼睛城里的大医院都说治不好啦,你就别费心思了。”王奶奶慈祥的笑道。

    她对自己的眼睛已经不抱希望,反而怕给宁飞带来麻烦。

    “王奶奶,再过不久你就能看清了,我保证。”宁飞和善的笑笑。

    这几日宁飞都在修缮三清殿,闲下来就逗逗小狐,摸一摸小隼。

    说来也奇怪,小狐平日里乖巧可爱,但是只亲近宁飞。其他村民看到小狐这么可爱想摸一摸,小狐都灵巧的跑开,只是在宁飞怀里才安分一点。

    这狐狸很有灵性,仿佛能听懂人话似的,宁飞“驯兽术”都不怎么用,小狐就服服帖帖的。

    大黄和小狐也相处的很好。

    宁飞还专程上网买了一个宠物专用的豪华宠物屋,纯木头制造,里面铺上了棉花,让小狐住在里面。

    现在小狐也渐渐适应了道观的生活。

    算算时间,和江枫约好的时间到了,他们约定好在秦城悬壶医馆见面。

    这天,宁飞提早告知网友们今天不直播,然后开上牧马人,花了一个小时左右来到了悬壶医馆。

    进去之后,江枫早已等候多时。除了江枫之外,还有一个看上去精神健硕的老人,鹤发童颜,明明已经年过古稀,眼睛却格外的明亮,让人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宁观主,辛苦了。”江枫的神色中满是期望和急切,他又介绍道:

    “这位是悬壶医馆的一名老中医,韩城,韩先生。”

    “韩叔,这就是我说的那位道观观主。”

    “你好,韩先生。”宁飞冲他点头打招呼。

    韩城开朗一笑,说道:“宁观主不必客气,我这段时间在网上看到不少关于你的消息,血株灵芝、华南虎、钟乳等等,宁观主真的是有大气运的人呐。”

    “过奖了。”

    “宁观主,我能冒昧的问一句,你说你知道哪有会针灸术的人,不知道这位神医现在在何处?”这个时候,江枫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

    闻言,宁飞无奈的笑笑,然后解释道:“江先生,别的我不能多讲,我只能说,我会针灸术,我能治好你妹妹的病。”

    “你?”闻言,江枫明显愣了一下。

    就连一旁的韩城,眉宇之间也是涌上一抹错愕。

    要知道,宁飞毕竟太年轻了,这般年纪,就敢说掌握了华夏秘术之一的针灸术?

    这根本不可能!

    江枫和韩城心里都是不信的,他们心想估计是宁飞在哪里学到了一点皮毛,就以为自己懂针灸了。

    “宁观主,你是认真的吗?”江枫问了一句。

    “是。”宁飞点点头。

    “我也研究过这针灸,想问问宁观主,你准备如何下针?”韩城的脸色已经变的有几分冷漠了。

    闻言,宁飞无所谓的耸耸肩,旋即淡然说道:

    “江雪的病我上次只是看了一眼,应该是先天脏器活性不强,身体虚弱,造血功能不足。”

    “因为长年累月的积累,想要根治,至少需要三个疗程。”

    “第一个疗程,针哑门穴、风池穴、檀中穴、巨阙穴、关元穴、气海穴共需半个小时左右,半个小时之后,针期门穴、掌门穴、心俞穴同样半个小时。”

    “同时不断调整体内阴阳,根据阳跷、阴跷主眼睑开合的作用,取与阴跷相通的照海和与阳跷相通的申脉进行治疗。”

    “第一个疗程旨在激发患者身体脏器的活性,根据患者身体的不断变化,对应施针,每一次的施针都会不同。”

    “针灸术从来没有固定的模版,要随着患者身体的变化而变化。”

    当听到宁飞的这些话之后,韩城的脸上,涌上一抹深深的震撼之色。

    他是驰名华夏的老中医,对中医的望闻问切,中药的药理、搭配等,都极为擅长,就连针灸,他也有一些涉猎。

    他知道,宁飞说的东西,十分高深,但又丝毫不差,甚至蕴含着中医讲究的以人体为整体,循序渐进治疗的道理。

    “第一个疗程,每周需要施一次针,快的的话两个月身体可有大幅度气色,慢的话可能要三个月以上。”

    “第二个疗程是固本培元,需要持续保证患者身体脏器之间经脉畅通,源源不绝,这才是治本之道。”

    “只不过到时候如何施针,还要根据患者身体情况来看。”

    “第三个疗程就简单了,无非就是调理身体,需要配合中药医治。”

    “不知道我说的你们可曾满意。”

    宁飞说完,江枫在一旁怔怔的说不出话来,他虽然从小学习中医药理,识各种草药,但是宁飞说的话,完完全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韩城则急忙恭敬的向宁飞作了一揖,说道:“宁观主,你说的针灸术,高深至极,刚才是我们冒犯了,抱歉。”

    宁飞表现的很淡然。

    他想为江雪治病,也只是那一次做石板烤鱼的时候,觉得这个女孩很不错,并不应该在这样的年纪过着这样的人生。

    他没有一颗救济天下的心,但是所做之事都要追求本心。

    那个女孩

    他想救。

    “宁观主,你真的能救我妹妹吗?”江枫此时此刻显得有些激动,满脸都是期望。

    “我尽量,至少我能让她的身体大幅度好转。”

    “对了。”这个时候,宁飞看向韩城,又是说道,“韩先生,你很擅长调理,精神和身体状态都很好,阴阳平衡也做得很好,但大补之物在经脉之中积累过多,物极必反,你的身子应该时常会觉得燥热难耐吧。”

    “宁观主说的不错,我也察觉到了,所以现在已经减少了补品的供养。”韩城点点头,说道。

    闻言,宁飞也明白,韩城是有真本事的人,对自己身体的状况很清楚。

    “针灸可极大的缓解这个问题,我可以帮你。”宁飞和善的笑笑。

    实际上对于宁飞来说,这真的是举手之劳。就像拔罐和刮痧可以祛除人体内的寒气一样,针灸把韩城体内累积的精气释放出来,非常简单。

    宁飞当然不会白干,光是为韩城针灸一次,韩城就主动支付给他10万元。

    而后,江枫确定宁飞可以治好江雪的病后,直接在宁飞的户头上打了一千万华夏币。

    江枫表示,如果宁飞真的能治好江雪的病,后续会在宁飞的卡上再打一大笔钱。

    江枫家里本来就是开医院的,自然知道治病需要花钱的道理。

    宁飞倒也没有拒绝。

    给韩城针灸之后,韩城也是彻底相信了宁飞会针灸的事。

    “韩叔,你觉得他能治好雪儿的病吗?”宁飞走进江雪的卧室后,江枫望着宁飞的背影,认真的问了一句。

    韩城点了点头,说道:“刚才他为我针灸的时候,手法、力度、精准度,全部无可挑剔。这个人,深不可测。”

    “就我接触过的会针灸的人里面,根本就没有人能和他媲美!”

    “他或许真的是江雪的希望。”

    闻言,江枫也是缓缓点了点头。

    另一边,宁飞已经走进了江雪的卧室。

    江雪此时此刻穿着一袭蓝色的长裙,俏脸上画着清淡的妆容,身形苗条、明眸皓齿,格外美丽动人

    江雪每日都在观看宁飞的直播,如今看到宁飞进来,双眸中多了一分神采。

    “哥哥刚才说,你要为我针灸。”

    “嗯,江姑娘,你相信我吗?”

    “叫我江雪吧,我当然相信你了。”

    “那,脱衣服,然后趴在床上。”

      <code id='c2fad'></code><style id='974ed'></style>
    • <acronym id='de66f'></acronym>
      <center id='c92bc'><center id='3f162'><tfoot id='d13e4'></tfoot></center><abbr id='c8f57'><dir id='9ba36'><tfoot id='65b60'></tfoot><noframes id='6e433'>

    • <optgroup id='f1018'><strike id='a2f93'><sup id='a4098'></sup></strike><code id='9f6db'></code></optgroup>
        1. <b id='79c14'><label id='8af6e'><select id='74af5'><dt id='1763a'><span id='d9b1e'></span></dt></select></label></b><u id='05e4a'></u>
          <i id='1959b'><strike id='b3603'><tt id='320d9'><pre id='d427f'></pre></tt></strike></i>

              <code id='d3631'></code><style id='42dc4'></style>
            • <acronym id='e2db8'></acronym>
              <center id='f131f'><center id='b52bd'><tfoot id='c36e7'></tfoot></center><abbr id='7940c'><dir id='9265c'><tfoot id='27870'></tfoot><noframes id='02988'>

            • <optgroup id='4c129'><strike id='2d287'><sup id='e6928'></sup></strike><code id='58201'></code></optgroup>
                1. <b id='4e651'><label id='d4950'><select id='aa1ce'><dt id='2641e'><span id='2b7ce'></span></dt></select></label></b><u id='422bf'></u>
                  <i id='36f91'><strike id='0d1be'><tt id='8f32c'><pre id='9ee48'></pre></tt></strike></i>

                      <code id='cf9e3'></code><style id='d16e7'></style>
                    • <acronym id='c8114'></acronym>
                      <center id='51d61'><center id='930a9'><tfoot id='50427'></tfoot></center><abbr id='f6976'><dir id='c4eec'><tfoot id='419ea'></tfoot><noframes id='5004c'>

                    • <optgroup id='e0969'><strike id='77e4d'><sup id='d8ba5'></sup></strike><code id='af095'></code></optgroup>
                        1. <b id='0fbcf'><label id='27d36'><select id='03c90'><dt id='61979'><span id='091be'></span></dt></select></label></b><u id='bd8da'></u>
                          <i id='a252c'><strike id='f3c7c'><tt id='c4b81'><pre id='f626a'></pre></tt></strike></i>